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荣誉资质
川北发现世界级黄金宝藏 价值500亿亚洲居第一
发布时间:2022-06-18        

  这是西部地区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岩金矿床,作为类卡林型金矿,它在亚洲排名第一、世界排名第六。

  “308吨!”数据定格的一刹,郭俊华如释重负,长舒了一口气。他抬头瞟了一眼眼前层叠的大山———部队转战阳山10年,军人走了一拨又一拨,留下来坚守的“常青树”,只剩20多张熟面孔。

  郭俊华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当兵从军,竟是同荒凉的大山、坚硬的岩石打交道。1990年入伍后,他只在新兵连打了5发子弹便再没摸过枪,曾经的梦想骑马挎枪走天涯,竟成他军旅生涯挥之不去的遗憾。8年前,他一直随部队在石棉县找金矿,8年只零零星星找到1吨多。辗转到阳山后,又一个8年过去,却是轰动世界的308吨!此时,40岁的郭俊华已是武警黄金第十二支队的总工程师。

  青川县白龙江发现大型砂金矿,很可能是从上游山谷冲刷下来的,黄金部队由此西进,直捣岷山山脉与西秦岭山脉交汇处

  到高跃平这代,祖祖辈辈生活的老屋已传了四代人,但谁也没想到,老屋居然坐在金山上!9月25日上午,高跃平坐在自家门槛上,凝望远方。刚勘探出来的305号脉群金矿线公里长。”此时,距他第一眼看见黄金部队进村,时光已静静流走10年。

  1997年的早春二月,川北陇南交界的大山还有一尺多厚的冰雪。高跃平突然发现三辆军车向村里驶来,一群军人跳下车,摆弄着一些他从未见过的仪器。他不知道这些当兵的来这偏僻的山里做啥。几分钟后,许多村民聚集村头,看稀奇一样打量着这群“不速之客”。

  十二支队曾是寻找砂金的王牌劲旅。1981年,他们在青川县白龙江与清川河汇合处发现白水大型砂金矿。1982年到1988年,又在广元境内的嘉陵江流域发现大型砂金矿,还发现了昭化、刘家河、晏如等中小型金矿,砂金总储量达20多吨。专家断定:既有金蛋,必有金鸡,砂中的“金蛋”很有可能是从上游山谷里冲刷下来的。于是,黄金指挥部最高决策层决定,让十二支队沿白龙江西进,直捣岷山山脉与西秦岭山脉交汇处———阳山。

  阳山,素有“蜀陇咽喉”、“秦巴锁钥”之称,垂直高度3000多米。早在1300年前这里就有采金历史,从而留下小金山、金子沟等令人憧憬的地名。新中国成立后,先后有5批地质队到这里探宝,但均无功而返。

  1992年,十二支队也曾派人到此寻找金矿,5年探寻仍一无所获。因此,阳山在地质界留下了“身在金山不识金”之谜。

  难道史书记载有误?难道卫星遥感的异常错了?找砂金很厉害的十二支队,找岩金能行吗?时任支队长的杨印,脑子里划满问号。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荒凉,满山的岩石,摇动的茅草和贫瘠的土地。他带着几名战士,想打几个铁杆扎帐篷,用镐刨冻土,一刨一个白点,几个人抡起大镐下去,顿时虎口震裂,打几个铁杆,他们竟干了将近1个小时。

  渐渐地,高跃平发现,村子里穿军装的人越来越多,他悄悄数了数,已在百人以上。汽笛声声在深山峡谷里长鸣,上百台他从未见过的铁家伙也运进山里。几个月后,高耸的钻机开始有节奏地轰鸣,平时靠收听广播知道外面世界变化的村民,第一次亲身感受到飞速发展的生活离自己并不远。

  当钻机进尺达到400米时,奇迹出现了:岩石样本呈现金矿体。1997年底,支队首次提交黄金储量3.5吨,实现阳山矿区找矿零的突破。

  发现了金矿矿脉,但取样分析的结果并不理想,“逮住的只是一条小鱼”,茫茫大山,找矿工作一度陷入僵局。“当时我们就知道,还潜伏着更大的‘鱼’。”杨印说。

  显显微镜下,矿样切片上颗颗金粒闪烁出诱人的光泽,斜长花岗斑岩被确立为新的找矿标志

  1999年3月,正在石棉县晏如金矿区“转悠”的郭俊华,接到部队交给他的一项特殊任务:去阳山破解那里的黄金地质异常之谜。

  阳山900多平方公里区域内,大面积实地勘查展开。在人迹罕至的深山里,发现了几个古人采金时留下的老硐,满以为这是解开阳山之谜的突破口。可当第一批矿样化验结果出来后,郭俊华遭受了第一个打击———金含量为零。

  在地质学上,寻找金矿的方法很多,如:地质填图、物探、化探、重砂、遥感等,但这些方法都与寻找含金矿物有关。按照传统的找金方法,金矿一般与石英脉关系密切,找到了石英脉就等于找到了金矿。

  为查清石英脉在阳山的分布情况,郭俊华带着战友每天要翻八九座山,走几十公里山路。经过近一年艰辛探索,1999年底,他们在阳山圈定了66条重点成矿区带,并采集了大量的石英脉样品。新千年的钟声即将敲响,郭俊华把样品送到了化验室,然而,化验结果让他再次大失所望———1000多件样品没有一个具有金矿化。这一结果再次给了他当头一棒,当千家万户都在欢天喜地过新年时,他却把自己反锁在屋里,一次又一次地分析、反思。

  两次打击,他心急如焚,“千年之前的采金史不能是一纸空文,必须尽快厘清阳山找矿的脉络!”几天后,他在郭家坡、新关等矿区踏勘,多次发现同一现象———斜长花岗斑岩具有金矿化现象。但是,几代地质工作者都把砂岩作为这里惟一的找矿标志,并上升为一种理论固定下来。传统观念不破除,新的理论不确定,找矿工作就难有大的突破。

  2000年9月,阳山找矿依旧没有兴奋点。郭俊华从标本库里把曾经采来的一个“花岗斑岩”矿样揣进口袋,匆匆赶往甘肃石鸡坝金矿区和四川联合村矿区求证。如果此行口袋里的标本得不到验证,如果不能在找矿理论上求得突破,十二支队的战友们将在阳山留下终生遗憾。

  到了矿区,郭俊华一头扎进废弃的狭窄坑道,找寻着相似的矿样。在翻山越岭、攀援摸爬的苦苦寻觅中,他惊喜地发现,这个矿区主矿脉的矿样竟与他口袋里的矿样非常相似。他立即返回阳山矿区,一口气采回了100多件矿样,连夜送到千里之外的支队化验室。显微镜下,矿样切片上颗颗金粒闪烁出诱人的光泽,郭俊华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。

  斜长花岗斑岩被确立为新的找矿标志后,又确定了构造、地层、岩浆岩“三位一体”和构造定位新的成矿理论。据此推测出,30公里长、3公里宽的安昌河至观音坝断裂带内可能存在大矿。随后,他们又在高楼山、葛条湾等7处陆续取得突破,形成颇为壮观的“阳山金矿带”。

  官兵们根据新的找矿标志,确定新钻矿地点,钻机开始了新一轮的轰鸣。那声音像一柄重锤敲在郭俊华的心尖上。

  2001年春,当钻井探到预定深度时,机台上一片寂静,几十双眼睛紧紧盯着那节缓缓上升的钻杆。忽然,官兵们爆发出热烈的欢呼:“见矿了!岩心见矿了!”提取的岩心上,明金在阳光下光芒闪烁。

  沉睡的大山开始苏醒了,化验证明,按照新的找矿规律打出的第一眼矿真的是打在了金窝上。所有数据表明,地下金矿不仅规模大、品位高,而且易采易选,是难得的聚宝盆。

  金矿的门,轰然洞开。而就在几天前,美联社发表一则消息说:中国一支勘探黄金的王牌部队在西部遭遇“滑铁卢”,将无功而返。

  是年7月1日,新华社向全世界播发消息:素以“黄金地质尖兵”著称的武警黄金部队,在西部川北陇南交界处发现一座阳山超大型金矿,储量超过百吨,这是迄今为止中国西部地区发现的最大一座金矿。

  探秘黄金部队金刚钻,从“老三样”到“新五样”,100多万组原始数据,累计钻探6万余米采集矿样,相当于8次穿透珠穆朗玛峰

  阳山金矿显山露水后,探测到的储量每年以20吨的速度递增。郭俊华记得,他被评为“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”的2005年,正是阳山金矿爬过200吨坎的那年,达到220吨。

  罗盘、地质锤和放大镜,是郭俊华珍爱之物。“你别小看它们,这可是黄金部队最初的家当。”如今,“老三件”外又增加了“新五件”:掌上电脑、GPS卫星定位系统、数码照相机、数码摄像机、数码录音笔。“勘探黄金需要付出的成本太高。”武警部队黄金第三总队政委宋增民告诉记者:“投空率达85%,也就是说投入100元来找金子,其中85元注定要打水漂。”面对如此高的投空率,很多地质队放弃了勘探黄金的工作。

  传统的“老三件”对找矿还有误区。现在,价值百万元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全站仪,为矿区各项工程准确定位提供了可靠依据;野外快速分析箱,保证当天采样、当天加工就能分析出结果;GIS电脑绘图系统,使工作效率一下子提高了20多倍。正是有了这些“金刚钻”,黄金部队才能在空中、地表、地下追索着金矿脉的形迹,捕捉着金矿体的影踪。

  “这一切,加速了阳山金矿的现身。”宋增民说,更重要的是黄金兵的精神,撼动了金山。

  “老钻”夏永进是一个腿上绑大锣走到哪里响到哪里的人物,他曾在条件恶劣的海南山地打过钻,也在海拔4100米的青海无人区打过钻。到今年,同钻机朝夕厮守已整整21年。在阳山10年,夏永进和他的战友们在阳山矿区钻进的累计米数,相当于穿透8座珠穆朗玛峰。

  十二支队正在阿坝州的壤塘、若尔盖、九寨沟等多个点搞勘探,其中,壤塘已发现矿异常区

  1997年,金融风暴席卷东南亚。中国政府却自信地宣告:我们有1400亿元外汇储备和300多吨的黄金储备做后盾,不会出现金融危机。

  黄金,自古被视为尊贵和财富的象征。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,黄金储备的多少,仍然是体现一个国家经济实力和抵御金融风暴的重要砝码。黄金的战略意义,令黄金部队的荣誉感大大提升。

  但阳山远不是终点。这一向,郭俊华一直盘算着:“完成300吨以后,阳山怎么办?”今年1月,由他组织起草的报告已提交到国土资源部,1.45平方公里的162吨金矿,即将交给地方开采。这个时候,他的心情交织着两种幸福:千辛万苦找到这么大的金矿,足矣;再者,眼看数字上的储量就要变成金灿灿的金子,成就感油然而生。

  阳山是个聚宝盆,眼下,展开重点地质勘查的矿区面积仅有60平方公里,而他们通过预查圈定的“金异常”矿区总面积达210多平方公里,尚有2/3的矿区面积未勘查。据专家测算,阳山308吨黄金资源量的潜在经济价值达到500亿元,相当于黄金部队组建27年来国家为其投资总额的3倍还多。金矿建成投产后,可供开采量以每年10吨计,将持续开采30年。

  找矿的理论创新和装备更新加速了阳山金矿的勘探进程。三总队总队长卢建波介绍:“阳山金矿目前已发现矿脉96条,其中有4条储量达到40吨以上,据推算,金矿总储量有望达到500吨以上。”

  “目前,我们只是揭开了阳山金矿的冰山一角,还有大量工作需要去开创。”支队长谭杰前说,整个阳山矿带登记面积为200多平方公里,其中已经提交报告的305号脉群仅为1.45平方公里,占总登记面积的0.7%。阳山金矿从1997年发现至今,先后发现阳山、高楼山、安坝等7个矿段,圈定工业矿体35个,随着外围勘探拉网式的铺开,矿区的东西两端年年都有新发现,矿区总体规模还在不断扩大,地质找矿前景十分乐观。

  黄金经济界权威人士撰文称,阳山超大型金矿开发利用后,将会形成一个以黄金产业为龙头的“金三角”经济圈。这个经济圈将强劲拉动周边地区第三产业的发展,极大缓解城市下岗再就业人口和农村剩余劳动力带来的压力,还将对川甘陕三省的地缘经济产生强烈的辐射作用。

  阳山的名气算是打出去了,可郭俊华还有一桩心愿未了———很想在四川找到一定规模的矿,为驻地做贡献。他透露,十二支队正在阿坝州的壤塘、若尔盖、九寨沟等多个点搞勘探,其中,壤塘已发现矿异常区。

  20世纪60年代美国西部发现超大型卡林金矿及1000余千米的成矿带,以此命名卡林型金矿床,70年代,卡林金矿找矿理论传入中国。

  阳山金矿床产于浅变质沉积岩区,韧-脆性剪切带和大型断裂带控制金矿和成矿带的分布,矿床地质特征与美国卡林金矿在成矿地质特征、矿物组合、围岩蚀变、找矿标志等诸方面类似,但又具有自己明显的特点,故称类卡林型金矿。